<acronym id='p6dk'><em id='p6dk'></em><td id='p6dk'><div id='p6dk'></div></td></acronym><address id='p6dk'><big id='p6dk'><big id='p6dk'></big><legend id='p6dk'></legend></big></address><dl id='p6dk'></dl>

    <code id='p6dk'><strong id='p6dk'></strong></code>

    <span id='p6dk'></span>
      <ins id='p6dk'></ins>
      1. <tr id='p6dk'><strong id='p6dk'></strong><small id='p6dk'></small><button id='p6dk'></button><li id='p6dk'><noscript id='p6dk'><big id='p6dk'></big><dt id='p6dk'></dt></noscript></li></tr><ol id='p6dk'><table id='p6dk'><blockquote id='p6dk'><tbody id='p6dk'></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p6dk'></u><kbd id='p6dk'><kbd id='p6dk'></kbd></kbd>
      2. <i id='p6dk'></i>
        <fieldset id='p6dk'></fieldset>

          <i id='p6dk'><div id='p6dk'><ins id='p6dk'></ins></div></i>

        1. 冷繡娘

          • 时间:
          • 浏览:12

            故事發生在很久以前的古時候,一位姑娘孤身一人居住在山中,這山呢也不算深,離熱鬧的城鎮也不過幾分鐘,姑娘名叫冷繡娘,她是以刺繡為生的繡娘,也喜歡山水的寧靜,以山水為伴,與琴音共舞,她喜歡無拘無束的生活,以至於無暇找一個很好的伴侶。繡娘清新脫俗,喜歡白色的衣服,頭上盤著姑娘似的發髻,微松。細細的柳眉、清澈的雙眸、路出甜甜的笑容,猶如掉入凡塵的仙子,清新脫俗,不受世俗的束縛。偶偶文人雅客聽到琴音會到繡娘的小築停留,有的留詩,有的留話,以至於繡娘茶棚,經常滿座,有的一停留就是一晌午,常常流連忘返,繡娘心地善良,會以琴音,伴隨,直至他們離開,每天清晨繡娘會獨自坐在院裡繡著裡面的花鳥,山水。閑暇以歌聲火舞蹈,在院落裡舞動。

              這一天,繡娘在院中撫琴,聽聞馬蹄聲,向這邊駛來,繡娘看著他們的行頭,琴音止,獨自坐在那裡,隻見領頭的將領翻身下馬,走近繡娘的身邊,問道:

              “敢問,姑娘可是冷繡娘。繡娘見狀起身回道:

              “小女便是,不知將軍趙小女何事。將領點頭回道:

              “末將是韌王的貼身將軍南宮郡,奉王爺之命,請姑娘去王府為王爺撫琴。

              “南宮將軍有禮,不知南宮將軍可知繡娘的規矩。繡娘問道。

              “姑娘可以說說看,如果韌王府可以辦到的話,末將可以竭盡所能提姑娘辦到。南宮郡孤傲的說道。

              “一。我不會和官府的人打交道,更不會為王爺撫琴。二。繡娘一生隻在田園不會踏出這深林一步,就算是有那也隻是油鹽醬醋。繡娘不會和將軍去王府的。繡娘說道。

              “即來姑娘不給面子,那麼休怪末將無理瞭,來人,把繡娘壓制王府。南宮郡命令將士道。隻見兩侍衛往繡娘兩邊一站,繡娘的胳膊被提起,往邊上走去。這時一位年輕的公子喝道:住手,敢這麼對繡娘,你們是不是活夠瞭,給我滾開。隻見那公子用扇子往兩個侍衛的胳膊是打去,兩個侍衛吃痛的松開繡娘的胳膊,繡娘用手捂瞭捂自己的胳膊。那公子扶住繡娘,把繡娘護在瞭身後。說道:

              “你們如果想把繡娘帶走,就先過瞭我這一關在說。

              “哪裡來的書生,這般無禮,給我上。南宮郡說道,當即揮瞭揮手,命令侍衛攻擊那位書生,來後書生對這樣的攻擊完全不放在眼裡,繡娘看著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難免有些擔心,看著書生說道:公子小心。書生看向繡娘。微笑的說道:姑娘放心,莫要擔心我的安危。安慰的拍瞭下繡娘的肩膀,繡娘點點頭。在一番打鬥之下,書生把南宮郡的侍衛逐個打趴在瞭地上。南宮郡剛想拔劍,不瞭,書生的扇子已經在他的脖子下面瞭。

              “你想怎麼樣,南宮郡害怕的說道。

              “不想怎麼樣,隻要你給我離開這裡。書生說道

              “好好好,我這就離開。南宮郡說道。南宮郡轉身離開,侍衛看見自己的老大離開瞭,也都紛紛起身,你扶著我我扶著你,跟在南宮郡的後面離開瞭。書生看著南宮郡遠去的身影,繡娘走到書生旁邊,說道:

              “多謝公子救命之恩,請受小女一拜。繡娘剛要跪地,一雙手扶起繡娘,繡娘半跪的身子起來後,恰巧兩個人的眼神相視著,就這樣兩人相互看著許久才緩過神來。書生抱拳說道:

              “小生失禮瞭,姑娘莫怪罪。繡娘看著書生笑出瞭聲來。

              “公子說的是哪裡話,是小女失禮瞭才是。

              “冷姑娘,在下叫竹影。竹影說道。

              “竹公子請坐,喝杯茶水吧,想必剛才的打鬥也渴瞭。公子請。繡娘說道。竹影點點頭,毫不推遲的坐在瞭座位上。

              (竹影:竹影是冷繡娘的針線下的竹子,隻因繡娘的繡工出眾,竹影在吸取瞭天地精華下修煉成瞭精靈,並非妖怪,可以說是比妖怪還要高級的精靈,不怕鎮妖符,隻有竹笛和竹琴才可以使它安靜,因此也隻有繡娘的竹琴才可以讓竹影真正的聽命。也就因為這樣在繡娘遇到危險的時候,竹影出來救瞭繡娘。)

              在茶水過後,繡娘確定瞭自己已經看上瞭眼前的這位公子,不經心生愛慕之情,唯一不明的的事,不知道這位公子有沒有這個意思,在經過半個多月的相處之下,兩個人漸漸地熟識,每當繡娘撫琴的時候,竹影總會出現在她的身邊,就這樣繡娘一想到他就會撫琴,繡娘一有危險竹影就會出現在身邊。日子過得很快,竹影漸漸地發現自己已經離不開瞭繡娘,繡娘也發現自己也不能沒有竹影,就這樣兩個人住在瞭一起,每天,竹影撫琴,繡娘就在邊上舞,隻要琴音想起,所有人都知道一定是繡娘在舞,每個經過的都看見裡面的這一對戀人,鳥兒為他們鳴叫,蝴蝶為他們飛舞,好像這一切都是多麼的安詳。可是美好的日子總是那麼的短暫,終於被一群人打破瞭這份寧靜,這天所有人都歡樂的看著繡娘的舞蹈聽著琴聲,一隊侍衛闖瞭進來,破壞瞭這份寧靜。還是那天的那人,南宮郡,這次不一樣的是,多瞭一位年輕的少年,南宮郡走到哪年輕人的身邊恭敬地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