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icsk7'></ins>
  • <tr id='icsk7'><strong id='icsk7'></strong><small id='icsk7'></small><button id='icsk7'></button><li id='icsk7'><noscript id='icsk7'><big id='icsk7'></big><dt id='icsk7'></dt></noscript></li></tr><ol id='icsk7'><table id='icsk7'><blockquote id='icsk7'><tbody id='icsk7'></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icsk7'></u><kbd id='icsk7'><kbd id='icsk7'></kbd></kbd>
  • <span id='icsk7'></span>
    <acronym id='icsk7'><em id='icsk7'></em><td id='icsk7'><div id='icsk7'></div></td></acronym><address id='icsk7'><big id='icsk7'><big id='icsk7'></big><legend id='icsk7'></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icsk7'></fieldset>

        <dl id='icsk7'></dl>

      1. <i id='icsk7'></i>

        <code id='icsk7'><strong id='icsk7'></strong></code>
      2. <i id='icsk7'><div id='icsk7'><ins id='icsk7'></ins></div></i>

            白花公主

            • 时间:
            • 浏览:34

              白花點將一十七

              巴裡鐵頭死得屈

              這句歌謠,歌唱一個悲傷的故事。

              話說很久很久以前,烏拉國兵臨城下,敵軍越過瞭烏拉國的確國境線,一直殺到烏拉國的京城。那一年,烏拉國的白花公主年僅十七歲,她不僅姿容秀美,而且才智過人,她帶領巴裡鐵頭和薑海瑞兩員大將,高舉戰旗,領兵殺敵,一次次把敵軍殺退,逼回到國境線以外。

              將士們挖土運石,建瞭方圓十裡的三道土墻,堆起九丈高臺,築成“白花公主點將臺”。

              白花公主,成瞭烏拉國當之無愧的擎天柱。

              話說那巴裡鐵頭大將已經年過半百,他為人忠厚,對白花公主忠心耿耿,領兵作戰有勇有謀。有一天,白花公主殺退敵人,趁勢乘勝猛追,巴裡鐵頭怕其中有詐,打馬趕上,邊追邊喊:“窮寇勿追!公主回來,公主回來!”

              話音剛落,暗處飛來一支利箭,直射向白花公主的前心。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巴裡鐵頭大將飛馬趕來,一手抓住箭翎,救瞭白花公主一命。突然間,周圍伏兵四起,殺聲震天,兇悍的敵人包圍瞭他們。

              大敵當前,巴裡鐵頭大將東擋西殺,沖開一條血路,保護公主沖出重圍。

              白花公主死裡逃生,第二天她登上點將臺,向全軍宣佈巴裡鐵頭的功績,特封巴裡鐵頭為她的馬前元帥。

              這一下,薑海瑞心裡不舒服瞭。

              話說薑海瑞也是白花公主帳前大將,他年輕有為,勇猛善戰,但他心胸狹隘,為人十分奸詐。

              “現在,白花公主正眼都不瞧我一下瞭,這都得怪巴裡鐵頭。”薑海瑞心裡酸溜溜的,他要想辦法陷害巴裡鐵頭,奪取馬前元帥大印。

              這一天,機會終於來瞭,白花公主練完兵,吩咐大傢各自回營帳休息。

              薑海瑞一把拉住巴裡鐵頭:“巴裡元帥,請賞臉到我的小帳坐坐吧!”

              巴裡鐵頭拱手回答:“天色已晚,該吃晚飯瞭,夜裡還要查哨巡夜,改天再去吧!”

              薑海瑞於是拿話激他:“怎麼啦,巴裡將軍,當瞭馬前元帥,架子可真大呀,連小弟的營帳都不肯進瞭!”

              巴裡鐵頭被他說得沒辦法,隻好跟薑海瑞入瞭營帳。

              一坐下,薑海瑞立即斟上人參美酒:“鐵頭將軍,你飛馬救白花公主,英雄救美人,真是神勇不可當,教我深深敬仰……”

              一句又一句甜言蜜語,一杯又一杯陳年老酒,不久,就把巴裡鐵頭灌醉瞭。

              那天晚上,過瞭二更天,白花公主巡營還沒回來,薑海瑞讓心腹背起爛醉的巴裡鐵頭,送進白花公主的牛皮大帳,脫去他身上的衣裳,把他放在公主的繡床上,再蓋上被子。

              到瞭三更,白花公主回到營帳,掀開繡被,卻看見有個男人躺在自己被窩裡,不由得又羞又怒,她火冒三丈:“來人啊,把這人捆起來,推到外頭殺瞭。”

              巴裡鐵頭就這樣死瞭,士兵們都偷偷掉淚。第二天醒來,白花公主十分痛心。她細心一想,巴裡鐵頭平素為人剛正,對待自己就像對待親生女兒一樣,他怎麼會這樣做呢?這事情實在古怪。

              她明查暗訪,最後才知道薑海瑞嫉妒巴裡鐵頭,害得自己錯斬瞭馬前元帥。但是,後悔已經來不及瞭。白花公主悲傷至極,下令選一塊最好的土地,給巴裡鐵頭做墳。

              說來也怪,自從埋瞭巴裡鐵頭,那地方一天天下沉,越沉越深,越陷越大,到瞭後來,方圓一裡多的地方都沉瞭下去,成瞭一個湖。

              天長日久,雨水流灌,湖水越積越多,把巴裡鐵頭的墳頭全都淹沒瞭,到瞭六月,那水塘竟然生長出來滿滿一湖的蓮花。翠綠翠綠的蓮葉,鮮紅鮮紅的蓮花,幾裡地外的人都看能見。哪怕是霧天雨天,蓮花蓮葉的清香也能傳得很遠很遠,沁入人的心脾。人們說,那蓮花就是巴裡鐵頭的化身,他想告訴後人,他是純真無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