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l6um'></fieldset>

  1. <ins id='l6um'></ins>

    <acronym id='l6um'><em id='l6um'></em><td id='l6um'><div id='l6um'></div></td></acronym><address id='l6um'><big id='l6um'><big id='l6um'></big><legend id='l6um'></legend></big></address>

        <i id='l6um'></i>

        <code id='l6um'><strong id='l6um'></strong></code>
        <span id='l6um'></span>

        1. <tr id='l6um'><strong id='l6um'></strong><small id='l6um'></small><button id='l6um'></button><li id='l6um'><noscript id='l6um'><big id='l6um'></big><dt id='l6um'></dt></noscript></li></tr><ol id='l6um'><table id='l6um'><blockquote id='l6um'><tbody id='l6um'></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l6um'></u><kbd id='l6um'><kbd id='l6um'></kbd></kbd>
        2. <i id='l6um'><div id='l6um'><ins id='l6um'></ins></div></i>
          <dl id='l6um'></dl>

          第一百個惡人

          • 时间:
          • 浏览:30

            明朝末年,魯南日照縣出瞭一位頂天立地的英雄,他姓楊名毅,一套通背拳打得虎虎生風,幾個壯漢都近身不得。輕功更是瞭得,幾米高的城墻,一提氣就能一躍而上,即便是三層官兵守衛的官府倉庫,楊毅也能輕松地進去,拿一樣東西就如同探囊取物。

            楊毅嫉惡如仇,發誓殺死一百個惡人之後歸隱山林。步入江湖十餘年,他已經殺死瞭九十六個惡人,這裡邊有殺人不眨眼的大盜,虐殺公婆的惡婦,欺凌弱小的惡霸……每一次殺死惡人後,他都會在惡人身上留下一枚竹牌,上面寫著 “惡人第××號”幾個隸書小字。日照一帶的壞人提起楊毅,就汗毛豎起,冷汗直冒,渾身打哆嗦。

            一個夏日,楊毅遠赴黑龍江與同道切磋武功,一個月後,盡興而歸。楊毅的住處在日照城西文山上的一座山神廟裡,當他路過一片槐樹林準備回住處時,忽然聽見附近傳來一陣哭泣聲。楊毅循聲望去,卻看見一個中年婦人將一根繩子拋向一個樹杈,將脖子搭上去就要上吊。楊毅忙甩出一支袖箭,將繩子一斬兩斷。

            楊毅上前扶起婦人,說:“大嫂有什麼想不開的,非要走這條路?”婦人看著楊毅,淚如雨下,哭訴道:“你還是讓我死吧,我活不下去瞭!”

            原來,婦人叫牛李氏,是日照縣牛傢村人,膝下沒有兒女,與丈夫牛三相依為命。牛三是個樵夫,身體很結實,整天上山打柴,然後帶到日照縣城賣掉換一些日用品,這日子雖然不富裕,但是溫飽還是有保證的。

            這天,牛三偶感風寒,渾身酸痛,牛李氏就趕忙去日照縣城有名的 “濟世堂”藥鋪給丈夫抓藥。濟世堂的大夫叫王世普,他粗粗問瞭牛李氏幾句牛三的病情,就開瞭一個藥方,讓夥計照單抓藥。

            回傢後,牛李氏把藥煎瞭,然後端給丈夫喝。牛三喝瞭之後就感到頭昏腦脹,就上床睡瞭。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第二天,牛李氏就發現丈夫面色鐵青地死在瞭床上。

            楊毅插言道:“這麼說,是那個庸醫的藥奪去瞭你丈夫的命?”牛李氏擦瞭擦眼睛,說:“我也覺得是這樣,因為我丈夫的身體一向是很結實的,於是我就去濟世堂討說法。那個王世普卻死不承認,最後竟然……竟然……”牛李氏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號啕大哭起來。

            楊毅急問:“那後來怎麼瞭?他對你做什麼瞭?”牛李氏止住哭,說:“這個王世普有錢,又與縣太爺有關系,後來他竟然去縣衙把我告瞭,說我誣陷好人,影響他的形象,對他的生意造成瞭很大的影響,要我向他道歉並且賠償損失五十兩銀子。這是惡人先告狀,我自然不服,就在公堂上與他爭執起來。那個縣太爺竟然說我咆哮公堂,將我亂棍打出。”

            說到這,牛李氏不顧羞恥,一把掀起衣服,讓楊毅看她身上的斑斑傷痕。楊毅氣得大喊一聲:“豈有此理!這天下還有王法嗎?”

            這天,王世普要去鄉下出診,當走到城郊一個偏僻之所時,忽然一人從一棵大樹上跳瞭下來,用一把短刀逼住瞭王世普。王世普忙說:“好漢,此時白傢村正有一個重病號等著我去診治,性命攸關的事,還請好漢行個方便。隻要你放過我,我把身上的錢財全部給你,如不夠,可以到我濟世堂去拿,我決不食言。”來人正是楊毅,他冷笑道:“庸醫,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嗎,你去救人?說你去害人才對!”說完,楊毅不由他分說,手起刀落,頓時鮮血四濺,可憐王世普頓成刀下之鬼。

            做完這一切,楊毅又將一塊上書 “惡人九十七號”的竹牌留在瞭王世普身上。做完這一切,他回到住處,呼呼大睡。

            第二天下午,楊毅忽然聽見外邊人聲鼎沸,像是很多人正朝這邊走來。

            楊毅一驚,提著刀走出山神廟,眼前的情景卻令他驚呆瞭。原來,外邊站著幾十個手持叉子、鐵鍁還有鎬頭的百姓,他們正怒視著楊毅。楊毅忙問:“鄉親們,你們這是要幹什麼?”一個白須老者問:“楊大俠,濟世堂的王世普大夫是你殺的嗎?”楊毅點瞭點頭,說:“那姓王的壞事做盡,死有餘辜!”老者頓足道:“你好糊塗呀!”

            原來,這王世普並不像牛李氏說的那樣是個草菅人命、仗勢欺人的庸醫,恰恰想反,王世普是一個醫術高超、醫德高尚的人,而且收費低廉,有的貧苦百姓得病後手頭沒錢,王世普就把醫藥費給免瞭,晚上急病號需要他出診,即便是冰凍三尺的寒冬,即便是百裡之外,王世普也會立即起床去診治。所以,王世普在海曲百姓中最有威信,也都願意找他看病。

            卻說日照縣內還有一個藥鋪,叫 “潤生堂”,是日照縣最早的藥鋪,店主叫劉士甄。他醫術也很不錯,但是醫德卻不行,去他藥店看病,少一個銅板他也不會讓你離開,而且晚上從不出診,即便是患者生命垂危。

            濟世堂開業之後,眼見著患者都跑到那裡去瞭,劉士甄不從自身找原因,卻怨恨起王世普來,屢次找他的茬,都以失敗告終。好在王世普大人大量,從不與他計較。

            後來,劉士甄無意間知道瞭楊毅到瞭兗州府,又心生毒計,派自己的老婆李氏,在楊毅必經的路口,裝作要上吊的樣子,被楊毅救下之後,又說出一番被庸醫王世普逼得無路可走的話來。果然,嫉惡如仇的楊毅上當瞭,殺死瞭王世普。

            老者說:“楊大俠,這一次王醫生原先是給一個大出血的產婦出診的,卻被你給耽誤瞭。大人死瞭,一個男人從此失去瞭他的愛妻,一個小孩從此沒有瞭母親,你想想,這一次你的罪孽有多大?”

            楊毅聽瞭後悔莫及。他對老者和眾人說:“你們容我一晚,明天我定給大傢一個答復。”當晚,“潤生堂”店主劉士甄兩口人被人殺死,留下的竹牌分別是惡人九十八號和惡人九十九號。他們的身邊還躺著另外一個人,正是日照義俠楊毅,他是自殺而死的,他的身上也有一塊竹牌,上寫:惡人第一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