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1a2zi'></dl>

      1. <tr id='1a2zi'><strong id='1a2zi'></strong><small id='1a2zi'></small><button id='1a2zi'></button><li id='1a2zi'><noscript id='1a2zi'><big id='1a2zi'></big><dt id='1a2zi'></dt></noscript></li></tr><ol id='1a2zi'><table id='1a2zi'><blockquote id='1a2zi'><tbody id='1a2zi'></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1a2zi'></u><kbd id='1a2zi'><kbd id='1a2zi'></kbd></kbd>
      2. <acronym id='1a2zi'><em id='1a2zi'></em><td id='1a2zi'><div id='1a2zi'></div></td></acronym><address id='1a2zi'><big id='1a2zi'><big id='1a2zi'></big><legend id='1a2zi'></legend></big></address>

        1. <span id='1a2zi'></span>

          <code id='1a2zi'><strong id='1a2zi'></strong></code>

          <i id='1a2zi'><div id='1a2zi'><ins id='1a2zi'></ins></div></i>
          <i id='1a2zi'></i>
          <ins id='1a2zi'></ins>
        2. <fieldset id='1a2zi'></fieldset>

          情郎被換引殺機

          • 时间:
          • 浏览:14

          順治初年開春的一天早上,廣寧銅駝巷馬傢大院的丫鬟杏兒見已日上三竿,老爺卻還未起床,就到老爺房外喊瞭幾聲,但無人應答。於是,她推開房門走瞭進去,卻被嚇得魂飛魄散——老爺直挺挺地躺在床上,鮮血從床上流到地上,人早就斷瞭氣。杏兒趕緊將老爺被害的消息告訴瞭小姐鳳嬌。鳳嬌跑到父親房間一看,當時就暈瞭過去。

          知縣李蓉鏡聞訊第一時間趕到案發現場。他看瞭床上的血,便知馬老爺是在凌晨醜時至寅時之間被害的。兇手作案手法老道,捅在心口,一刀致命。這時,一名衙役在床鋪下發現一枚印章,上面刻著王作龍三個字。李蓉鏡問鳳嬌是否認識王作龍,鳳嬌跪下哭著說:大人,傢父定是王作龍殺的。接著,鳳嬌將事情的原委告訴瞭李蓉鏡。

          去年八月十五,鳳嬌和杏兒到青巖寺進香。兩人在看雜技時,鳳嬌忽覺腰上被人動瞭一下,一回身,看見一個中年男子拿著她娘留給她的玉佩鉆進瞭人流。鳳嬌丟下杏兒便追瞭過去。那賊見風嬌追得緊,撥開眾人拼命跑,眼看賊人就要脫逃,忽見偏殿下一個少年將賊人擒住。賊人將玉佩掏出來交到少年手上,然後趁少年不留神,竄進人流中跑瞭。少年將玉佩還給鳳嬌後,未留下姓名就走瞭。

          此後,那少年的形象每天都會浮現在鳳嬌的腦海裡。這天,她又在想那少年,忽聽杏兒說:小姐,您看街對面走過來的那人是誰?鳳嬌起身一看,正是她日思夜想的少年,不由又驚又喜。杏兒朝那少年擺手,少年笑著朝她們點瞭點頭。自此後,少年每天都到樓下來回地走,與鳳嬌眉目傳情。這天晚上,鳳嬌斜倚窗前,那少年又來到樓下,用汗巾系瞭一個同心結拋瞭上來。情急之中,鳳嬌將一隻紅繡鞋丟給瞭少年。

          幾日後,銅駝巷有名的王媒婆來找風嬌,並從懷裡掏出一隻紅繡鞋來。鳳嬌見狀,臊得粉面通紅。王媒婆見鳳嬌臉紅瞭,就說:域南進士王作龍托我向你傢提親,我今天來就是想探探你的口氣。鳳嬌問王作龍是誰,王媒婆撲哧一樂,說就是在青巖寺為她奪回玉佩的那位少年。

          原來,青巖寺一別後,王作龍再也忘不掉鳳嬌的姿容,那日在街上走,無意間看到瞭鳳嬌。他才知他日思夜想的姑娘就是附近的馬傢小姐,於是托王媒婆前來說媒。王媒婆話一說完,鳳嬌就說她的父母早就為她訂瞭一門親事,她不敢違背。但自己又確實對王作龍有好感,要不然也不會將繡鞋相贈。王媒婆知道她的煩惱後就勸她說:既然你和王公子彼此有情有義,就應男歡女愛。如果你同意,我就回話給王公子,讓他每天晚上來和你約會,你看如何?經王媒婆這麼一開導,鳳嬌就點頭默許瞭。可是,王作龍怎樣進入幾丈高的繡樓呢?王媒婆出瞭個主意。她讓鳳嬌用佈連在一起放到地面,等王作龍來瞭,以咳嗽為號,她從窗戶放下佈帶,王作龍抓住佈帶爬上來。

          當天晚上,王作龍果真來瞭,兩人柔情蜜意,海誓山盟。這樣的日子過瞭有半年,鳳嬌的父親略有覺察,責備女兒,鳳嬌心生不安。昨天夜裡,王作龍又來,鳳嬌告訴他父親生氣瞭,讓他以後別來瞭,等父親心情好些再來。沒想到第二天早上,父親竟然出事瞭。因此,鳳嬌認為,一定是王作龍懷恨在心殺瞭父親。

          李蓉鏡當即吩咐捕快將王作龍帶到大堂,風嬌質問他,王作龍卻說當初他的確是想和風嬌相好,但王媒婆回話說不順利,他也就打消瞭這個念頭,他從沒上過鳳嬌的繡樓。見王作龍不認賬,鳳嬌流淚說:王媒婆定計,我用佈帶做梯子,你在當天晚上就上樓與我歡會,並以繡鞋為憑證。以後,你每天晚上都來,又怎能抵賴得瞭?聽罷鳳嬌的這番話,王作龍越發感到糊塗瞭,他對鳳嬌說:一定是有人得到鞋子,拿來騙你。我如果真去過,來往半年,聲音體態,你能沒印象嗎?鳳嬌聽王作龍這麼一說,便仔細打量瞭他好一會兒,說:聲音不是很像,那個人似乎也比你胖,由於每天都是在夜裡相聚,因怕父親發覺,沒點過燈,便沒看清,隻記得他腰上有一塊瘡疤。王作龍脫掉上衣,但哪有什麼瘡疤。李蓉鏡由此斷定,和風嬌私會的另有其人,於是,眉頭一皺,計上心來。但為瞭麻痹真正的兇手,他將風嬌和王作龍暫時收監。

          這天晚上,王媒婆的兒子懶龍正在傢裡喝酒,忽聽門外傳來一老者的啼哭聲。他拿著寶劍來到屋外尋找,什麼聲響都沒有,便以為自己聽錯瞭,又回屋繼續喝酒。可剛坐好,那哭聲又傳瞭進來。懶龍不由得毛骨悚然。如此一連三天,懶龍被弄得寢食難安。到瞭第四天,懶龍在街上遇到一個遊方的相面先生。相面先生上下打量瞭懶龍後說:您印堂發暗,如果老朽沒看錯的話,您定是被一個老者的魂魄困擾。懶龍一聽,立刻請相面先生救他。相面先生嘴裡念念有詞,掐指一算說:老者死後陰魂不散,故此啼哭。不過,我觀官人相貌,腰內定纏瘡龍,官人須說實話,不然,要引來殺身之禍啊!懶龍說他腰上確實長著一塊瘡疤。相面先生給懶龍施瞭法後,當天晚上,懶龍睡瞭一個安穩覺,再也沒有聽到老者的啼哭聲。

          第二天一早,懶龍剛起床就被兩個捕頭帶到大堂。進瞭大堂,懶龍發現知縣大人竟是相面先生,一下子蔫兒瞭。

          原來,李蓉鏡通過審訊後就斷定假冒王作龍和風嬌約會的人定和王媒婆有關。而且,李蓉鏡當初在勘驗傷口時,發現馬老爺前胸的刀口前寬後窄,便斷定兇器是把殺豬刀。而通過瞭解,李蓉鏡知道王媒婆的兒子懶龍就是屠夫,他可以一刀致人死命;再加上王作龍身上並無瘡疤,所以,李蓉鏡將目光鎖定在瞭身上有瘡疤的人身上。因此他喬裝成相面先生,施以鬼魂計詐懶龍,使他說出瞭真相,露出瞭瘡疤。

          那麼,懶龍是如何和鳳嬌歡會的呢?原來,半年前那天晚上,王媒婆從鳳嬌那出來後就去找王作龍,不巧的是,王作龍出去瞭,王媒婆隻好回傢。她兒子懶龍發現放在櫃子裡的紅繡鞋,就問是誰的。王媒婆就把事情告訴瞭兒子。不久,王作龍來打聽事情的結果,王媒婆便打開櫃子找繡鞋,可繡鞋不見瞭,王媒婆知道一定是兒子拿走瞭,便騙王作龍說,鳳嬌父母已為她訂下親事,鳳嬌無奈,隻好將繡鞋收回。王作龍失望離去。

          王媒婆判斷沒錯,繡鞋果然是被懶龍拿走瞭。懶龍早就垂涎風嬌的花容,隻恨自己傢貧,從母親那兒得知風嬌欲和王作龍夜晚相會的事情後,便心生鬼胎,趁著天黑來到鳳嬌的繡樓下。懶龍輕輕咳嗽一聲,鳳嬌果然將佈帶放下,懶龍便抓住佈帶爬上樓。黑暗之中,風嬌也看不清面孔,便將他當成瞭王作龍。兩個人男歡女愛,纏綿到後半夜,懶龍又順著佈帶下瞭樓。此後,懶龍天天趁天黑來,天亮前再悄悄下樓。不知不覺,兩人來往瞭有半年。

          有天晚上,馬老爺出外解手,無意間看到一個男人順著佈帶爬進瞭女兒的窗戶。於是第二天,馬老爺將鳳嬌狠狠地斥責瞭一頓,並告訴她,過幾日男方便來迎娶她。懶龍知道此事後,嘴上答應著以後不再與鳳嬌來往,心裡卻有瞭毒計。那天,他悄悄溜到王作龍的書房偷來他的印章,將馬老爺殺死後,把印章扔在瞭馬老爺床下。他這樣做的目的,一是想除掉馬老爺這個絆腳石,二是想嫁禍王作龍,將王作龍弄死後,達到將風嬌娶到手的目的。可沒想到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最終露出瞭馬腳……